新闻资讯

  • 不引人注意,

  • 国际期刊论坛

  • 不给酒精任何机会;

  • 王鹤棣沈月假唱 ?

  • 我暗地里央求过他很多次,带我去捉一回蛇,他以外婆不会答应为由加以拒绝,到后来我只能说,如果不带我去,就永远不进他家门,他这才应允。那次出行做足了准备工作,他拥有全套捕蛇行头,防护措施严谨到位。出发前,他在我脚上包了两层塑料膜,再用绑腿绑起来,戴上一双塑胶手套,这让我的四肢行动极为不便,但没过一会儿,就习惯了。我们从他家院子的后门出发,成功避开外婆的视线,出后门是一条直通太白山的机耕路,这条路的模样现在还在我眼前浮现。它没有一条弯道,笔直的,后半段呈现上坡趋势,远远望去,有不可言说的弧线美。路的两旁是水稻田,一块块整齐划一的田地浸润在光亮的水波中,水稻刚抽一点头,微风下随着波纹拂动,耳边尽是青蛙的鸣叫。不知何处传来煤焦泥的气息、泥土潮湿的气息,路上铺着细碎的小砂石。一只硕大的蝗虫趴在路面,尾部插入小砂石,像种在石子里面,赵大鹏告诉我,这只蝗虫正在产卵,我觉得这种产卵方式很恶心,刚一转念,赵大鹏提起大脚,踩在蝗虫身上,脚跟转了两下,将它踩得粉碎,红色内翅和绿色外翅、黄色浆汁混为一坨,越发让人作呕。我想象那些毙于赵大鹏脚下的虫卵痛苦蠕动的样子,他已走出好远,我赶紧跟上。

  • 16条记录

Copyright © www.stonecrusher.net.cn 版权所有    苏ICP12345678